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明师说法】莲池大师:往生集(第一卷)——沙门往生类(3)  

2014-11-27 17:41:25|  分类: 明师说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明师说法】莲池大师:往生集(第一卷)——沙门往生类(3) - 三學淨苑 -


圆净常法师

  宋,省常,钱塘人,七岁出家。淳化中,住南昭庆,慕庐山之风,乃刺血书《华严经·净行品》,易“莲社”以“净行”。士大夫预会者,称“净行弟子”,而王文正公旦为之首,一时公卿伯牧百二十人,比丘千人焉。翰林苏易简,作《净行品序》,至谓:“予当布发以承其足,剜身以请其法,犹尚不辞,况陋文浅学而有惜哉!”天禧四年正月十二日,端坐念佛,有顷,厉声唱:“佛来也!”泊然而化。

  赞曰:始远公,次善导,既而南岳、五会、永明、台岩,终于法师,号莲社七祖。劝化之盛,盖耀古弥今矣。虽然,核其自修,则罔不精勤刻励如所以示人者。今沙门知劝人而不知劝己,欲窃附于前辈,不几狂乎?

净 观

  宋,净观,住嘉禾寂光庵,修《净土忏法》十余年。谓弟子曰:“我后二十七日行矣。”至期,二日前见红莲花,次日又见黄花满室,皆有化生孩儿坐于花上,仙带结束。三日入龛端坐,命众念佛,顷之脱去。

  赞曰:念佛人预知时至,盖娑婆缘尽,净土缘成,自然圣境冥现。如远公七日,今观二十七日之类是也。世人生无实德,死欲效颦,扭捏妆点,取笑于识者。甚则生身活焚,摇动远迩,不知附鬼着邪,流入恶趣,尤可怜悯。复使无眼之徒,欣羡而希则之,其为害也大矣。我集往生,何无一人活焚其躯者?愿智人观此,普以告世,救诸愚民。

慈云忏主

  宋,遵式,台州临海县人。学行高古,名冠两浙,专志安养。尝行般舟三昧,九十日苦学呕血,入道场,两足皮裂,以死自誓。忽如梦中,见观音垂手指其口,引出数虫。又指端出甘露,注其口。觉身心清凉,疾遂愈。著《净土决疑行愿》及《净土忏法》,行于世。天圣间,将化之日,炷香礼佛,愿诸佛证明,往生安养。至晚坐脱。人见大星陨于灵鹫峰。时号“慈云忏主”云。

  赞曰:克勤忏法,自行而垂宪万世,古今一人而已。至于宝手出虫,甘露灌口,非精诚之极,畴能然乎!

宗坦疏主

  宋,宗坦,潞州黎城人,五十年名播讲林。晚于唐州青台镇,专求净土。三业四仪,曾无暂忘。政和四年四月二十七日,梦阿弥陀佛谓曰:“汝说法止六日,当生净土。”觉而白众。至五月四日,集众告曰:“因缘聚散,固当有时。净土胜缘,唯凭时刻。愿众念佛,助我往生。”言已坐脱。满空雷鸣,白云覆地,三日方歇。所持玛瑙数珠,盘于指上。众取之,竟不能得。感应事繁,具如别说。

  赞曰:雷者法音之吼,云者慈荫之深。手珠不脱,念力之牢强见矣。

慈照宗主

  宋,子元,号万事休,平江昆山人。少习止观,定中闻鸦声悟道。颂曰:“二十余年纸上寻,寻来寻去转沉吟。忽然听得慈鸦叫,始信从前错用心。”于是利他心切,普劝念佛。代为法界众生礼佛忏悔,祈生安养。创白莲忏堂,述《四土三观选佛图》,开示莲宗眼目。逆顺境中,未尝动念。高宗皇帝召见,赐号“慈照”。后于铎城,三月二十三日告众曰:“吾化缘已毕,时当行矣。”言讫,合掌示寂。茶毗,舍利无数。敕赐最胜之塔。

法 持

  宋,法持,居化度寺,修《弥陀忏》,愿促阎浮之寿,早生安养。后小疾,雨泪悲号,祈垂接引,厉声念佛不绝。忽见佛身丈六,立于池上。即自言曰:“我已得中品生。”西向而化。

  赞曰:人情莫不欲寿。促算而求安养,非欣厌之极乎?虽然,发愿可也。赴海投崖,而叠薪自烬,则魔矣。

本 如

  宋,本如,号神照,住东山承天寺,与郡守张郇结社。一日升座说法,与众诀别,退而坐逝。时江上渔人,见云端有僧西去。明年启塔,颜貌如生,莲花产于塔前。

基法师

  宋,基法师,学于宝云。住太平兴国寺,精意念佛。一日示疾,为弟子广谈玄旨。众忽见西方现光,空中奏乐。师曰:“阿弥陀佛与二大士俱至。”即右胁西向而化。门人梦阿弥陀佛授记为超世如来。或梦师坐青莲花台者。法智禅师叹曰:“卧病谈玄,临终见佛,是可敬也。”

  赞曰:或疑基曷为即得授记?噫!“亲见如来无量光,现前授我菩提记。”子知之乎?

若 愚

  宋,若愚,居云川仙潭,建无量寿阁,劝道俗念佛,精勤三十年。与道潜、则章二师为友。潜能诗,近名。愚与章唯务实行。将顺世,梦神人告曰:“汝同学则章,得普贤行愿三昧,已生净土,彼正待汝。”愚乃沐浴更衣,命众讽《观经》,端坐默然,忽云:“净土现前,吾当行矣。”书偈而化。偈曰:“本自无家可得归,云边有路许谁知。溪光摇落西山月,正是仙潭梦断时。”又曰:“空里千花罗网,梦中七宝莲池。踏得西方路稳,更无一点狐疑。”

  赞曰:愚与潜、章为友。而潜以耽诗亲名,失净土之利。黜世智,疏世缘,求西方者当书诸绅。

守 真

  宋,守真,永兴人,讲《起信论》、《法界观》。常于中夜,结无量寿佛往生秘密印,系念西方。一夕天晓,自觉身登净土,举目见佛。因俯伏像前。忽曰:“四十八愿,能度我者。”乃持香花,入殿供养,就坐而化。

知 礼

  宋,知礼,号法智,居南湖,述《妙宗钞》,大彰观心观佛之旨。每岁二月望日,建念佛施戒会,动逾万人。又撰《融心解》,明一心三观,显四净土之义。后于岁旦,建《光明忏》。至五日,召大众说法,骤称佛号数百声,奄然坐逝。

  赞曰:礼述《妙宗》,说净观,大弘台教,而临终念佛坐逝。岂腾口说者可同日语耶!

有 严

  宋,有严,住台州赤城崇善寺,依神照学天台教。晚年结茆樝木之下,号曰樝庵。平生笃修净业,有《怀安养故乡诗》,为时所传。建中靖国元年夏四月将终,见宝池大莲花,天乐四列。乃作《饯归净土诗》示众。后七日跏趺而化。塔上有光如月,三夕方隐。

  赞曰:前法祥镜光现于壁端,今严公月光现于塔上,皆身心莹彻之明验也。乃至光明满室者,金光弥亘江上数百里者。呜呼!是可以伪为乎哉?

慧 明

  宋,慧明,号晦庵,学于慧光。晚依菁山常照寺修净业,日课《法华》、《楞严》、《圆觉》,持弥陀圣号万数。庆元己未春示疾,谓弟子曰:“吾学大乘,求生净土,今果遂矣。”累足坐逝。众闻天乐西来,徘徊顶上。茶毗,五色舍利无数。

师 赞

  宋,师赞,雍州人,为僧童,年十四,念佛不绝。忽遇疾暴亡,俄而复苏,谓师及父母曰:“阿弥陀佛来此,儿当随行。”邻人见空中宝台,五色异光,向西而没。

二沙弥

  隋,汶州二沙弥,同志念佛。长者忽亡,至净土见佛,白言:“有小沙弥同修,可得生否?”佛言:“由彼劝汝,汝方发心。汝今可归,益勤净业。三年之后,当同来此,”至期,二人俱见佛来,大地震动,天花飘舞,一时同化。

了 然

  宋,了然法师,号智涌,住白莲寺二十四年。梦二龙戏空中,一化为神人,袖出简云:“师七日当行。”既寤,集众说法。大书曰:“因念佛力,得生乐国。凡汝诸人,可不自勉?”即沐浴更衣,令众诵《弥陀经》,至“西方世界”处,倏然而化。能仁寺行人皆闻天乐之音,祥光上烛天表。

思 照

  宋,释思照,研究宗、教,专心净业。每四更,即起称诵佛名,懈怠比丘不遑安寝。效法藏四十八愿,结僧俗系念净会三十年。一日感疾,梦丈六金身。集众念佛,忽厉声同众称念,屈指作印坐逝。阇维,齿及数珠不坏。

智 廉

  宋,智廉,居上虞化度寺。初遍参宗门,晚节一意西方。庆元改元秋八月,别众曰:“我梦中见阿弥陀佛,大众围绕说法。佛云:‘诸善人等,当须专心净业,来生我国。’我见胜相,往生必矣。”乃书偈曰:“雁过长空,影沉寒水。无灭无生,莲花国里。”书毕,回身向西,结印而逝。

智 深

  宋,智深,号慈川。学于海月。归嘉禾,开长堂供众二十年。专志念佛,常以净业化人,得往生者甚众。忽示疾。客至问安,谈论如常时。客方出门,即迁化。人见紫云向西而没。

法 因

  宋,法因,住四明广寿寺三十年,冥心净土。后有疾,集众讽《观经》、称佛号者三夕。谓门人曰:“吾将行矣。”或请留偈,乃书曰:“我与弥陀本无二,二与不二并皆离。我今如此见弥陀,感应道交难思议。”挺身端坐而逝。

  赞曰:以我心而念彼佛,则生佛宛然。即凡心而见佛心,则生佛何别?何别故离二,宛然故离不二。离二故不从他觅,离不二故不碍求生。又离二故凡情斯尽,离不二故圣解俱亡。如此见佛者,终日娑婆,终日净土,念念释迦出世,时时弥勒下生,可谓真见弥陀者也。其或不然,觌面相逢,白云万里。

智 仙

  宋,智仙,号真教,住白莲寺,讲道十三年。西向礼念,未尝少废。一夕微疾,请观堂行人诵《弥陀经》,卷未终而坐脱。邻住能仁寺僧,皆闻天乐和鸣,黎明乃知师亡。

宗 利

  宋,宗利,居新城碧沼,修念佛三昧者十年。后入道味山,筑庵名曰“一相”。越十五年,忽谓弟子曰:“吾见碧莲花遍满空中。”三日,复曰:“佛来矣。”即书偈曰:“吾年九十头雪白,世上应无百年客。一相道人归去来,金台坐断乾坤窄。”奄然而化。

齐 玉

  宋,齐玉,号慧觉。初于霅川宝藏寺,建净土会。后住上竺,夜半顶弥陀像,行道念佛。一日谓首座曰:“床前多宝塔现,非吾愿也。所欲则净土耳,可为我集众念佛。”首座鸣钟,僧至将百余。玉云:“今已见佛。”瞑目端坐而逝。

  赞曰:多宝塔亦佛国也,玉何以不愿?昔韦提希遍观净土,而独求安养。盖非专修,功弗克就。知此,可与言西方矣。

圆照本禅师

  宋,宗本,常州无锡人。初参天衣怀禅师,念佛有省。后迁净慈,奉诏入东京慧林寺,召对延和殿称旨。平居密修净业。雷峰才法师神游净土,见一花殊丽,问之。曰:“待净慈本禅师耳。”又资福曦公,至慧林礼足施金而去。人诘其故。曰:“吾定中见金莲花,人言以俟本公。又莲花无数,云以待受度者。或有萎者,云是退堕人也。”有问:“师传直指,何得莲境标名?”答曰:“虽在宗门,亦以净土兼修耳。”后临终安坐而逝。谥“圆照禅师”。

  赞曰:昔中峰、天如,谓禅与净土理虽一,而功不可并施。今曰兼修者何?盖兼之义二:足蹑两船之兼,则诚为不可;圆通不碍之兼,何不可之有?况禅外无净土,则即土即心,原非二物也,安得更谓之兼?

大通本禅师

  宋,善本,试《华严》得度。奉诏住法云,赐号“大通”。后归杭州象坞寺修净业,定中见阿弥陀佛示金色身。一旦告门人曰:“止有三日在。”至期,趺坐念佛,西向而化。

灵芝照律师

  宋,元照,住灵芝,弘律学。笃意净业,念佛不辍。一日令弟子讽《观经》及《普贤行愿品》,趺坐而化。西湖渔人皆闻空中乐声。

清照律师

  宋,慧亨,住武林延寿寺。初依灵芝习律。专修净业六十年,每对人必以念佛为劝。建宝阁,立三圣像,最称殊特。有江自任者,忽梦宝座从空而下,云:“亨律师当升此座。”适社友孙居士预启别亨,即在家作印而化。师往炷香,归而谓其徒曰:“孙君已去,吾亦行矣。”乃集众念佛,为说偈曰:“弥陀口口称,白毫念念想。持此不退心,决定生安养。”端坐而化。号清照律师。

  赞曰:六十年专修净业,临终瑞应何疑焉!世有以少时之力,而咎净土之无征,谬矣。

思 敏

  宋,思敏,依灵芝律师增受戒法,专心念佛二十年。后有疾,请众讽《观经》者半月。越三日,见化佛满空。临终念佛,声出众外。酷暑留龛,七日不变,香满室中。

晞 湛

  宋,晞湛,山阴人。少为儒生,忽厌世出家。与莹行人建无量寿佛殿于阮杜,专修净业,坐不背西。久之,常见佛及二菩萨相。一夕面西念佛,正坐凝然,作印而化。

登法师

  隋,登法师,讲《涅槃经》于并州兴国寺,来听经者,普劝念佛往生。开皇十二年命终,异香满空。及殡,光明香云遍诸聚落。

僧 厓

  释僧厓,住益州多宝寺,笃心净业。焚五指,供西方三圣。或问:“痛否?”答曰:“心既无痛,指何痛焉?”临终,天花如雨,人见厓班衲锡杖,与五、六百僧乘空而没。

藏法师

  宋,僧藏,汾州人。一生不受道俗礼拜,专修净土。将终,天乐次第来迎,皆不赴。及西方佛至,别众而化。

孤山圆法师

  宋,智圆,居西湖孤山,广解诸经,刻心净土。造《弥陀疏》及《西资钞》,劝发往生。将终,以陶器合瘗。后十五年,积雨山颓,启视陶器,形质俨然,爪发俱长。

  赞曰:传称没后如故,不说临终往生,何也?据没所现,征存所修,正其白业坚固所感,决定往生何疑。

元 净

  宋,元净,杭人。十二出家,后居龙井寺。时贤赵清献公、苏文忠公辈咸重之。将终,入方圆庵,谓人曰:“吾七日无障,所愿遂矣。”七日,出偈示众,吉祥而逝。

喻弥陀

  宋,思净,姓喻氏,钱塘人,自号净土子。早侍瑛法师,讲《法华》。后专念佛,暇则画佛像。凡画,必于净室寂想,见弥陀光明乃下笔。绍兴丁巳岁,端坐七日,一心念佛,漠然化去。

  赞曰:画佛观佛,善用者颇类。盖画能置人马腹,岂不能置人佛国耶?然则画工画佛,何以不往生?噫!问渠还室必净、想必寂否?况画工杂绘群形,喻老唯专一佛,专则观也,非画也。丹青者流,毋假口于此。

蒙 润

  释蒙润,字玉冈,得法于古源禅师。晚居风篁岭之白莲庵,杜门念佛。临终化佛来迎,异香满室。

云 屋

  元,善住,字云屋,苏人。掩关六时念佛,病久不易。终时异香满室。有《安养传》、《谷响集》行世云。

旨观主

  元,旨观主,字别宗,杭人。戒德甚严。创观室于龙山之阳,修行念佛三昧。虽避兵窜逐,亦不暂废。临终无疾,沐浴端坐而化。芝云仁法师《行业集》载之甚详。

昙 懿

  宋,昙懿,居钱塘,以医为业。晚年修念佛三昧。出平时所蓄,供佛饭僧,造像设浴,如是二十年。后微疾,屏药石,延七僧念佛。次日见莲花大如屋,又一日见梵僧临榻问讯。夜半,众闻念佛声低,视之,泊然长往矣。

太 微

  宋,太微,儿时投钱塘法安法师出家,初授《弥陀经》,便能背诵。及受具,扃门念佛,精进不怠。常纵步后山,忽闻笛声,豁然开悟,因畜一笛自娱。有凌监簿者,同志净业,称微为“净土乡长”。一日叩门曰:“净土乡弟相见。”微曰:“明当相见于净土,今诵佛正冗耳。”翌朝,人怪其不赴粥,往视之,见笛、钵、禅椅已焚,跏趺地上而化。

  赞曰:畜笛自娱,古人聊记悟由,因用以作佛事耳。俱胝得天龙一指头禅,而终身竖指。端公见弄狮子以发明心地,而常被彩衣。乃至误读《楞严》,而不改句读,皆此类也。猖狂自恣之徒,慎毋以是藉口。

用 钦

  宋,用钦,居钱塘七宝院,依大智学律。闻大智示众曰:“生弘毗尼,死归安养。出家学道,能事斯毕。”即标心净土,一志不退,日课佛三万。尝神游净土,见佛、大士种种异相。谓侍者曰:“吾明日西行矣。”即集众念佛。黎明,合掌西望,跏趺而化。

久法华

  宋,可久,居明州,常诵《法华》,愿生净土,时号“久法华”。元祐八年,年八十一,坐化。越三日,还谓人曰:“吾见净土境,与经符契。莲花台上,皆标合生者名。一金台标成都府广教院勋公,一标明州孙十二郎,一标可久。一银台标明州徐道姑。”言讫复化去。五年,徐道姑亡,异香满室。十二年,孙十二郎亡,天乐迎空。皆如久所云。

  赞曰:莲花标名,至此盖屡见矣,幻欤?真欤?噫!幻心而念幻佛,幻花而标幻名,乃至得记成佛,夫孰非幻乎?吾且幻生焉,何论其真与否也。

祖 辉

  元,祖辉,住四明郡城佛阁,逢人但云:“阿弥陀佛,说亦说不得。”人因号“说不得和尚”。鄞县尉王用享夫妇敬事之。一日诣其家别云:“吾明日行矣。”及明众集,即入龛端坐,求甘瓜,啖尽一枚,念佛而化。

梵 琦

  大明,梵琦,蜀人,笃信西方。因抵燕京,闻楼鼓声大彻。洪武初,三诏说法京都,皇情大悦。后筑室号西斋,一意净业。尝见大莲花充满世界,弥陀在中,众圣围绕。将示寂,书偈,示众曰:“吾行矣。”人问:“何生?”答曰:“西方。”又问:“西方有佛,东方无佛耶?”乃厉声一喝,泊然而化。

宝 珠

  大明,宝珠,常游杭郡嘉禾间,冬夏一衲,乞食自活。宿无恒居,平时唯念佛不绝口。人唤之,才应对,即连声念佛,更无杂语。后于海门寺,忽若癫狂者将半月余。僧呵曰:“尔平生实行,当与世人作眼目,何得乃尔?”珠曰:“既如是,吾行矣!”索浴毕,安然立化。

总 论

  《无量寿经》论三辈往生,其上辈者曰:“舍家离俗,而作沙门,一向专念阿弥陀佛。”“舍家离俗”,身出家也。“一向专念”,心出家也。身心俱净,焉得不生净土?世有狂僧,或曰:“净土往生,接引在家二众。吾沙门,吾何屑乎是?”或曰:“净土往生,接引僧中钝根。吾明教,吾明宗,吾何屑乎是?”噫!是恶知远祖而下诸大老,或弘经法而声震人天,或握祖印而道弥今古,彼固昧于宗教、非沙门乎哉?又恶知净土之外无宗教、无沙门乎哉?吾因以告夫狂者。

欢迎转发,功德无量!


【明师说法】莲池大师:往生集(第一卷)——沙门往生类(3) - 三學淨苑 -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